今天午后外地送来11件检材,主任把我接到单位,忙碌一下午非要找我喝酒。疫情以来俺白酒一口沒喝过,我们两个人一瓶42度洋河酒厂的绵柔型白酒“天之蓝”单价299元。我在家一口酒不喝,曾喝了几十年,却无酒瘾。所以,盛情之下,仅喝二两另加一瓶哈啤。馆子倒是哈尓滨的名店“如一坊”,已是人影寥寥昔日繁华不再。如今,哈市的饭店都开始堂食,名店也放下身段,菜品已经摆到门口,服务员眼巴巴盼着食客的恵顾,可大热天捂着口罩的子民口袋里毕竟银子有限。按我的饮酒习惯,一口三两白酒就是现在也不是问题。不过,我知道人最大的悲哀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大。我这把年纪已经不是拼酒的年龄,什么不是浮云呢!2020年7月13日

无需注册看污女直播的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