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七月,怎么跟我提这个了?”莫父微微一怔,笑着问道。 ..

“恩,爸爸,我也只是正好想到,提一下而已。”宋七月回道,也是坦白说,“昨天听说两个弟弟发烧病了,征衍就过去看看情况,我本来也想去,可是征衍说上远了。”

“征衍,从小就很关心兄弟姐妹。”莫父应道。

“他是很关心。”宋七月回道,“之前回海城的时候,就在海大遇见过他,他去海大看望楌遇。这次回来,苏楠结婚,他也一直都很在意。”

宋七月不知道莫柏尧莫斯年两兄弟和莫征衍之间的关系如何,她无从说起,可是莫楌遇和苏楠,她却是看的一清二楚,莫征衍是怎样的关心爱护。

“本来那两个孩病了,也是该我去看望的。”莫父微笑说道,“不过这里还有事情耽搁了,他这个当哥哥的,也是该照顾。”

“是,爸爸,您说的对,是应该的。”宋七月应了,这的确是应该。身为长,又是大哥,莫征衍也是该去照顾,但是,偏偏就是觉得并非完全是这样。

“可是爸爸,我也一直在想一个问题。”宋七月又是道,莫父凝眸以对,她接着又道,“征衍去看望弟妹,想让您放心,他没有让您失望,您也很放心的交给他。”

“弟妹们都很好,可是他呢?”宋七月又是问道,“之前我去过莫家老宅,很漂亮的老宅,里面好豪华,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老宅里少了些烟火味,明明不是酒店,却像是酒店一样,干净,冷冰冰的,少了一点什么。”

“莫家的莫公馆,港城有,海城有,渝城也有,每一处都很好,但是一样的,我总看不到烟火味。好像只是一个住的地方,而不像是一个家。”宋七月有些忐忑诉说着,她的手狠狠攥紧了自己的衣服,她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得来这些勇气和力量来诉说这些话语。

“每一个地方,您知道,里面最多的是什么吗?”宋七月轻声询问。

莫父沉默了。

纯白清新萌妹子户外自由奔跑

“是书。”宋七月近乎是自顾自的说着,她自己回答着,“老宅里有这么多的书,公馆里也是,我不知道他最喜欢看哪一本书,可是我知道他平时一闲下来,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书。”

“古今中外,天地理,甚至是那些枯燥乏味的字典,有时候他都能看很久。”宋七月的脑海里,忽然想起曾经一幕。

那是她还未和他结婚的时候,那时候是为了海遂的项目再次接近他,她总是爱悄悄去莫公馆,悄悄走到他身后吓唬他。他果然在书房里,她走过去蒙住他的眼睛和他嬉笑,却是会发现,他的手边一本字典。

她诧异至:征衍,字典有什么好看的?

他说:随便看看。

他这么说着,这回答随意,当时她也没有多想。

可如今回忆此事,才察觉到他的孤单,一本字典都能让他可以独自看那么久,到底是有多寂寞,才能做这样的事情?

“还有,他一向挑食,您也知道。但是其实,他对吃的真没有什么大讲究,好吃的,不好吃的,他都能吃,每次问他味道怎么样,他都说好,没有一次说不好。”宋七月又想起往日用餐的情景,他这样的麻烦,让她烦恼微笑,“我小时候在家里,君姨每次煮了吃的,我就会跑过去先尝尝,还会和我妹妹向晚抢东西吃,都说抢来的最好吃,小时候这么觉得,但是长大了以后才发现,不是因为抢到手的就是最好的,而是因为是在家里。”

“征衍小时候,又是怎么样的呢?”宋七月轻声问道,她并不知情,却也可以描绘那场景,莫家老宅里巨大的餐桌,摆了一桌的美食,他却独自一人坐在那里,陪伴着的只有莫夫人,而父亲时常不知去向。

“他从小就很听话。”莫父回道。

“是,听话。”宋七月应声,她笑着,可是却觉得有一丝发涩,或许是因为那窗外的阳光刺目,所以才让她的眼睛都酸涩了,“他之所以听话,也只不过是因为想让您开心,想让您放心。”坑讽投血。

“爸爸,哪怕他已经六十岁了,在您的面前,他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孩,是吗。”宋七月问道。

只在沉默中,瞧见莫盛权默然颌,那轻轻的一点头,让宋七月微笑。

“所以,请您也多陪陪他吧。”宋七月道,“不需要很多时间的,在您回到港城的时候,和他一起出去走走,散个步,您看十月的时候天气这么好,去海边钓鱼也很好,踏青远足也可以。真的,不需要很多时间的。”

此刻,莫盛权望着面前的女孩儿,她一双眼睛里满是期许,是灿烂的阳光落进眼底,是一抹明媚无暇。听见她这么说,却是不禁怔住,仿佛是不曾听见过这样的话语,却是默然了许久。

“这些话,是征衍跟你说的?”莫盛权缓缓一笑。

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宋七月急忙道,“爸爸,您看着征衍长大,对他的了解,一定比我多,您觉得征衍会跟我说这些吗?”

莫征衍亦是微笑,知莫若父,他当然知道。

“我只是……”宋七月紧蹙的秀眉松懈下来,却仍是舒展不开,“我只是也想让他更高兴一些。”

良久,莫盛权望着她笑了,他笑着道,“等征衍这次回来了,不如你们搬回老宅住段日,我会让他搬回来小住。”

“是!爸爸!”听见他这么说,宋七月笑了,那眉宇终于舒展。

“七月,你平时和征衍在一起,都做些什么呢?”莫父又是问道,宋七月定睛,她立刻笑着说道,“也没有做什么,就是上班,有时候我们会……”

图书馆里,宋七月和莫父面对面而坐,又开始诉说她和莫征衍日常生活里的小事情。不时的,莫父会被她所说的话语逗笑,宋七月一边说着,也被自己所说的逗笑。他们聊的欢乐,而楼梯口另外两人却是折返而回。

他们是苏楠和莫楌遇,两人拜见过教授,聊了片刻后就折返而回,却是一上来,就看见宋七月和莫父聊的这么开怀。

“爸爸笑的这么高兴?”莫楌遇愕然。

“是啊。”苏楠也是惊奇,她鲜少会看见她的父亲这样轻松大笑的一面,记忆里总是威严严谨。

“大嫂真有本事。”莫楌遇不禁夸道。

苏楠想:大哥才是真有本事。

两姐弟也不再僵持,赶紧走过去,笑着呼喊,“爸爸,大嫂,聊什么呢,这么高兴。”

“你们大哥这么洁癖,你们知道吗?”莫父却是来了这么一句,两姐弟傻住了。

在聊什么?大哥洁癖?这真是更加匪夷所思!

午后的校园,格外的安逸,墨香深浓的校里,他们四人就在图书馆里坐了好半天,一起聊着也一起说笑着。苏楠和莫楌遇两人,也渐渐的大了胆,对着莫父的时候也聊起了生活中的趣事。

聆听着那些趣闻,宋七月忍不住笑出声来,又见两人吵着喊着。

“爸,你看楌遇,这么不听话!他早恋哦!”苏楠喊道。

“苏楠姐,你怎么这样,打小报告!”莫楌遇怒了。

莫父只是笑,用狐疑的目光看着莫楌遇。

宋七月却是望着他们,这样其乐融融的时候,忘却了那些孰是孰非,她只有一丝遗憾,这个时候,为什么他不在呢?正这么想着,忽然有人前来,那是莫父的下属,将手机递上了,“老爷,是少爷的电话。”

少爷的电话?是哪位少爷?

只见莫父接过来电,他随后应了一声,“征衍。”

竟是莫征衍!

“好,我知道了,没事就好……”莫父如此应答着,宋七月猜想大概是他在转告莫父那两个双胞胎弟弟生病的情况,只见莫父又应了两句后道,“七月在我身边,你要不要和她说几句?”

一眨眼,莫父手里的手机递给了她,宋七月一愣,赶忙接过了。

“你们在一起?”莫征衍好奇的声音传来,宋七月来不及回答,苏楠却是在旁凑过来道,“大哥!我和楌遇都在呢!我们和爸爸在港大的图书馆!”

“大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莫楌遇也喊了一声。

莫征衍在那头像是不敢置信,默了下才道,“你们真的在一起?”

“哈!”宋七月笑了,“这还有假的?”

“看来你们玩的很高兴。”

“还不错哦。”

“这么多人陪你,看来你也没有想我。”他却是忽然说。

宋七月的心弦被他轻轻拨动,此刻在莫父面前,还有苏楠和莫楌遇两人在看着她,竟像是被盯梢一样,让她有些话说不出来,她轻握了下手机,想了想只是问道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想我快点回来?”他又是问。

“恩。”她应声。

“尽快。”他回了一句,之后却又在风声中说了一句。

这通电话结束了,宋七月将手机递回给莫父,却是一抬头,又看见苏楠和莫楌遇笑嘻嘻地望着她,“你们两个又在笑什么?”

“大嫂,你脸红什么呀?”苏楠笑着问道。

“是不是大哥说了什么肉麻话?”莫楌遇亦是道。

“才没有。”宋七月回他们,又补了一句,“有也不告诉你们!”

只在那风声里,她清楚听见他说:我也想。

……

虽然莫征衍说了尽快,但是却也没有真的在隔天就赶回来。宋七月依旧住在楚烟的公寓里,她等着他回来。一日午后,宋七月出去办公,前往一位投资商的私人办公间签订一个协议。签完之后,她便赶回去,往停车的方向而去。

这一片附近有一所校,是师范大。

临近傍晚,校凑巧放了,便在准点有无数的生而出。师大多的是女生,男生虽然也有,却是不多。宋七月往前方走去,便穿梭在生之间。许是因为周末和苏楠他们前往过港大,所以今日再次经过校,特别的怀念,步伐也不禁慢了些。

却是忽然,她看见了前方停靠的一辆车。

那辆深灰色的轿车,就停靠在边,是在离师大不远处。却不是这辆车有多名贵,而是那个男人。他倚靠着车门,抽着烟望着前方。他不知道在看什么,那目光却是深远。

宋七月一下停步,因为这个男人,一双浓眉大眼,竟然是莫柏尧!

莫柏尧为什么会在这里?他又在看什么?宋七月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却见他正望着师大的方向,在那茫茫人海里,不知道在找寻什么。

就在宋七月狐疑之际,只见莫柏尧抽了口烟后掐灭,他似是要走,却是忽然,感受到了旁人的注目一般,他一扭头,就迎上了她。

“大嫂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莫柏尧眼中有一抹愕然,很快的释去,他微笑问道。

“来附近办点事情。”宋七月应了一声,她漫步走近,来到他面前,“不过,你怎么也在这里?来接人?”

“和你一样,来办点事情。”莫柏尧微笑说道。

不知真假,却也和宋七月无关,她也不过问了,“那你忙你的,我先走了。”

“大嫂。”莫柏尧却是喊住了她,“对于你退出项目这件事情,我感到很惋惜。”

“是有点惋惜,不过还好,这个项目,鼎鑫还是拿下了。”宋七月道。

“虽然是这样,不过也不全是,这个项目可是你一手接管的,就这么拱手让给了别人,除了惋惜,就没有别的?”莫柏尧道,“大哥,真是不近人情,拿大嫂过去的事情来说事,一点都不尊重大嫂,更似乎不相信大嫂的能力。”

“他只是在说事实,作为总经理,他一定是衡量过的,所以才会做这个决定。”宋七月道,“至于我的能力,那天我坐在莫氏的会议室里,就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了,尧总,你说是么?”

莫柏尧见她眼中如此镇定,他眼眸一凝,“大嫂还真是护着大哥。”

“也不是护着他,只是就事论事。”宋七月道,“私底下,就算是我真的护着他,那也是应该的。”

“大嫂够爽快,说的也是在理。”莫柏尧笑了,眸光里有一丝钦佩,却又是道,“不过,我真的很佩服大哥,他怎么能做到让娥皇女英这么和平相处,还能这么一心一意为他?”丝瓜视频官方下载污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