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然可以!”门卫赶紧说,住在这里的孩子都是孤儿,在这里工作的人巴不得有人能来把孩子都领养走!

   “你等一下,我打个电话给院长,她会带你去看孩子的。”门卫抓起桌上的固话,打了过去,他把来客的到访用意告诉院长之后,就满面笑容地走出门卫室,并领着梦貘和黑猫一块儿去院长的办公室。

   黑猫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找人的机会。

   他随着梦貘和门卫的步伐,在进入里面的时候,看到一个小小的玩乐场所,有滑梯、有荡秋千、有转椅……

   小孩们都聚集在这个游乐场里玩耍,当他们路过的时候,小孩们纷纷停下来,偷偷地看向他们,眼神里充满了好奇和希望。

   黑猫听朔月说过,在孤儿院里,小孩只要看见有陌生的大人走进来,都会意识到那是要来领养小孩的大人,而渴望得到父母的爱的孩子就会拼命表现自己,希望能够获得这个珍贵的机会。

   但月月是拒绝被领养的。

   不然凭她的外貌、聪明,那就是领养小孩的大人们的首选呀!

   来领养小孩的,就跟领养宠物似的,都想要一个漂亮的、可爱的,性格好的。

   他扫完小孩子们,但遗憾的发现,朔月不在其中。

   慌了。

   不过这不要紧,这孤儿院很大,也许朔月就藏身在别的角落里,只要有耐心,总能找到朔月的……

   亲亲我的小黑皮

   黑猫安慰自己。

   他们进了院长办公室,刚坐下,门外窗外就挤满了小孩,小孩们吱吱喳喳的,对来人充满了好奇。

   “你好。”院长站起来,伸出手和梦貘握手。

   梦貘微笑地和她握手后,就将黑猫放在地上,院长忍不住说:“你这猫……要是随便放的话,万一不见了怎么办?”

   梦貘轻声说:“不会的,我这只小猫咪通人性,他听得懂人话,我叫他回来,他就会回来的,不用担心。”

   黑猫看了她一眼,读懂了她眼里面的意思——这很简单,因为他是小动物,小动物在人类世界里面是不起眼的,梦貘要他抓紧时间去孤儿院里面找找看,别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   于是他钻了出去,在来到孩子们面前时候……

   “猫啊!”小孩子兴奋地叫道,纷纷伸出手,想要抓住他。

   哎哟卧槽,

   别说是阎王也怕熊孩子了,他也怕,好么!

   尤其是,亲爱的小月月把他设定为普通再普通不过的猫咪的时候……嘤嘤嘤,万一被熊孩子抓住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

   他灵敏地在熊孩子们的手下穿过去,有好几次,差一点就被熊孩子抓住了,但是他还还是凭借着敏捷的身手,险险地躲过去,一溜烟跑下了楼。

   凭着记忆,他跑到了孩子宿舍楼。

   以前,他跟着朔月进过她的宿舍收拾行李,所以他记得那个地方!

   说不定朔月就在宿舍里。

   他跑进了宿舍里面。

   跑到了朔月的床前。

   当他跳到朔月的床上的时候,他愣住了。

   因为,

   不同于别的床,朔月的床是空空如也。

   连一张席子都没有。

 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 难道是来错地方了?

   黑猫坐好,他现在想冷静一下,理一下思绪。

   为什么朔月的梦里面出现她小时候住过的地方,而她自己却不在?

   这就是朔月的床啊,虽然他的记忆只有3秒钟,但是朔月的事情他都记得,他不会记错的,这就是朔月的床!

   但是为什么整个宿舍里,只有朔月的床上什么都没有?

   why?

  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呢?

  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呢?

   “嘻嘻……”

   小孩子的声音出现在外面的走廊上,就像是刚放学回来一般的热闹。

   黑猫犹豫了一下,站起来,准备离开——因为继续留在这里的,非常有可能会被熊孩子捉去蹂躏啊!

   可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道人影映入了眼帘,正是这个人,改变了他的想法。

   朔月?

   NO,

   是另一个小孩。

   有关朔月的事,他都记得很清楚。

   那个女孩子名字叫做阿花,有点胖嘟嘟,脸上长着小麻子,谈不上漂亮,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儿丑陋。

   这是朔月小时候最要好的一个朋友,睡上下铺的关系,甚至,朔月还帮助她找回父母。

   黑猫心想如果自己是记错了床铺的话,但这个阿花会告诉他,朔月真正的床铺究竟是哪一张。

   于是他就蹲下来了,尾巴蜷在脚边,静静地等待着。

   慢慢的,那小女孩走近了。

   她走到床边,伸手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上铺上。

   这……!

   她把东西放在上铺上,那就是是证明上铺是阿花的床,下铺是朔月的床了?

   他没记错床位!

   再看阿花的年纪,似乎就是十三四岁,是朔月离开福利院的年纪——该不会,朔月已经搬走了吧?

   他来迟了?

   可是朔月的梦里面就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啊,没有别的地方,又怎么找?

   “咦?这里有一只猫,好漂亮啊!”阿花低头一看,发现了他。

   小孩们聚拢了过来:“哇,这只猫长得好好看,毛好像在发光发亮一样呢!好想摸一摸啊,喵喵~~过来,让我摸一下~~(^_^)”

   小孩们伸出手来,想要摸他,他心里一阵厌烦,扫了一眼小孩们,没有在熊孩子堆里面找到他想要找的人,于是灵敏地躲过熊掌,跳到窗口上,离开了寝室。

   朔月的床铺是空着的,那她会去哪里呢?hook直播宝盒官网